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时间:2019-10-05 08:40:02 来源:中国聚氨酯网 当前位置:光闪闪 > 学车 > 手机阅读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关注美国社会的人经常能从国内外媒体报道中看到美国枪击的新闻。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规定“人民备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这一条款,一方面是饱受暴力犯罪活动困扰的美国社会不安定因素的肇始,另一方面又保证美国人的自由权利不受暴政侵害。作为通过革命脱离英帝国而独立建国的国家,暴力与自由自殖民地建立伊始便植根美利坚人的基因。

谋杀率可以反映一国的暴力程度。据统计,在1982年美国谋杀率是同期西方国家的4倍,继续深入数据可以发现,谋杀率在美国不同区域有着显着的差异:在美国北部最低;中部诸州次之,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南部高地和西南地区则远远超过北方。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在1989年出版的《阿尔比恩的种子:美国文化的源与流》(Albion’s Seed: Four British Folkways in America)一书中,美国历史学家戴维·哈克特·费舍尔(David Hackett Fischer)强调,这与美国文化地域有高度相关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过经济和族裔等因素。费舍尔将今天美国社会中的暴力等现象所存在的区域差异,视为长久以来不同地域民俗(folkways)差异的结果。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阿尔比恩的种子:美国文化的源于流》(美)大卫·哈克特·费舍尔 王剑鹰

《阿尔比恩的种子》是费舍尔计划撰写五卷本“美国文化史丛书”的开篇之作。通过对相对稳定的民俗等文化因素的考察,作者讨论了自愿组织起来的社会的决定性成因。自殖民地建立起三个世纪以来,特定文化所包含的价值、习惯和意义,亦即费舍尔所强调的“民俗”,在北美形成了四大文化地域,分别对应移民源地的四个区域,即以马萨诸塞为核心、清教文化占主导的新英格兰,对应英格兰东部(东盎格鲁地区);以弗吉尼亚为中心、保王党为统治精英的切萨皮克地区,对应英格兰西南部(包括伦敦等港口城市);以宾夕法尼亚东部(费城)为核心、贵格会主导的特拉华山谷地区,对应英格兰中北部(包含奔宁山脉);以及分布广泛、涵盖阿巴拉契亚山区和美国南部广大区域的边区,对应英格兰北部边境地区(包含苏格兰和爱尔兰边境地区)。这四大各具特色的文化区域都来自英国,如同阿尔比恩(英国的古称)的种子一般跨越大西洋,在北美扎根并茁壮成长。

从本质上看,费舍尔所讨论的核心问题是美利坚突出的自由文化是如何确定下来并延续至今。由于每个文化区域的自由模式都不一样,在历史长期演进过程中造就了美国不同的暴力形式,各地暴力程度亦有所差异,并反作用于社会政治文化发展的方方面面。

在费舍尔对民俗的研究中可以发现,美国文化地域的暴力程度与该区域的自由方式有一定的相关性,而移民源地是其暴力程度的重要因素。与此同时,美利坚人早期经历带有深刻的宗教烙印,同属基督教新教的不同教派之间在敬拜方式、教义、神学主张、主要宗教文本等方式有所不同,直接影响了四大文化区域的自由方式与暴力程度。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医生是大移民中的新教医生。他在英格兰受训成为手术专家,1638年渡洋到达马萨诸塞后,他做过很多不同的职业,包括内科医生、外科医生、药剂师、零售商、地主、蒸馏师、发明家、埃塞克斯郡的治安官和普通法法庭的代表。他左手拿着一个顶锯,用来在头盖骨上钻孔,这可能是他在英格兰施行的第一例手术。

来自英格兰北部边境、苏格兰和爱尔兰边境的庞大移民群体,于1717-1775年集体远航,定居于阿巴拉契亚山区南部高地和边区。这部分美利坚人暴力程度最高,他们是最晚向北美移民的英国群体,民族构成极为复杂,人数也最多。他们的祖先常年处于战争之中,而这种传统也延续到新大陆,表现在他们延续了抢婚风俗,在家庭中更强调男性的主导地位,采取武士伦理的工作方式,以长老会为主的宗教派别则决定了在社会事务中由老人掌握主导权。这一民俗的直接后果是,天然自由深入边区人心,这一最极端的自由观念令边区人不能容忍任何反驳,甚至强制镇压反对力量。

与边区人截然相反,1675-1715年集中从英格兰中北部迁徙至北美特拉华山谷地区的贵格会信徒爱好和平,反对一切暴力行为,主张一切信奉基督教的信徒都是平等的,不分教派地给予帮助。贵格会信徒信奉相互自由,他们对公共问题的讨论侧重于权利和自由,在宗教上强调良知自由,反对任何形式的宗教迫害和奴役,是北美最早公开反对奴隶制的地区,并在定居特拉华山谷后十年就开展广泛的反奴隶制运动,并颁布法律逐渐废除奴隶制。他们是美利坚人中男女关系最为平等的群体,信奉平等主义令他们极少遵从权威,贫富差距最低,坚持虔诚的工作伦理和有用的休闲方式。在特拉华、宾夕法尼亚和新泽西定居的人群高度混杂,但是不同群体之间能基于平等自愿的原则展开协商,从而成为北美最遵守秩序的文化地域,暴力程度相对较低。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上图:惠特曼房屋,康涅狄格州,法明顿,1664 年。下左:帕森尼奇路农舍,肯特郡,达伦斯;下右:马特房屋,康涅狄格州,纽黑文。

在北美,暴力程度最低的文化地域是最早从英格兰东部迁居至北美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早在1629-1640年间,信奉公理会的清教徒以家庭为单位,乘船到北美东北角的马萨诸塞湾附近建立定居地,他们善于经商,人口来源高度同质化。新英格兰地区的宗教较为严格,严守加尔文五点要论,重视《圣经》和布道。清教徒建立起的新英格兰社会以有序自由为主,首先强调整个社区的“集体自由”;亦指复数化的“多种自由”,一个人的地位由他所获得的自由类型和性质所决定;同时他们还信奉“灵魂自由”,强调在人世间有服侍上帝的义务,要按照上帝的方式约束自己的行为;新英格兰人还将个人自由与政体相联系,用以指代个人不受环境的奴役。这后来成为佩里·米勒(Perry Miller)所谓“美国心灵的基本观念”。除此之外,新英格兰人像东盎格鲁人一样重视文化教育,这一传统延续至今。

2

自1642年起,前后历时33年,有4.5万皇家贵族的幼子和农民从英格兰西南部起航,到达北美南部的弗吉尼亚定居。他们多为圣公会信徒,建立了皇家殖民地。这批移民多为年轻的保皇派,实行长子继承制,极为遵从传统,以教区法庭为惩戒的基本单位。男性移民是女性移民的5倍,女性经常受到不公正待遇,婚前怀孕率较高,是北美私生子率最高的文化地域。南部水湾区的弗吉尼亚人有着北美最为严格的等级制,从他们血腥的狩猎运动中可窥探一斑,即当地人通过有权杀死动物的尺寸决定弗吉尼亚的男性的社会等级。

与之相适应,弗吉尼亚人深谙支配性自由之道,将自由理解为统治的权力,而非被他人统治,其对立面是奴隶制,他们相信,一旦失去统治的权力就会陷入被奴役的境地。南部盛行的奴隶制巩固了支配性自由文化,在内战前一直是以弗吉尼亚为中心的南部湾区的最重要的自由观念,强调自治与小政府的统治方式,重视法治原则和自我约束,并将个人社会地位与独立的程度挂钩。在合众国建立后,具有扩张性的支配性自由发展为精英主义和自由主义为主要内涵的新的文化伦理。随着政治民主化程度不断加深,弗吉尼亚人的自由方式中的等级观念逐渐消失,更趋平等,而个人独立与自主的观念保留下来并广为流传。

随着美国移民人口的增加、国土不断向西扩张,其社会愈益多元化,创造四大文化地域且占人口大多数的英裔人口也逐渐被稀释,维持在20%的水平。但是,新移民和疆域并未完全取代传统的民俗文化,从语言表达的语音语调和习惯用词的差异性,名字的命名方式和姓的由来、饮食习惯和烹饪方式,以及服饰和建筑风格等日常习俗和物质文化方面看,从英国漂洋过海扎根于北美的阿尔比恩的种子,与当地环境相适应后所长成的参天大树仍保留了传统地域文化的民俗特质。

据作者观察,到20世纪末,美国传统的四大文化地域已经扩展为新的七个文化地域,即北方,包括新英格兰、劳西北地区、北部平原和西北太平洋沿岸等在内,其内部族群和宗派构成极为复杂;大纽约地区,占全国人口10%,主要是中欧、犹太和荷兰移民;美国中部,涵盖从宾夕法尼亚西部横穿俄亥俄山谷,直到落基山脉的广阔的中部地区;大盆地,主要是信仰摩门教的犹他州等,也混杂了新英格兰、中部和南部高地的文化;南部沿海,包括受到北方移民影响的马里兰、佛罗里达、得克萨斯等沿岸地区;南部高地,包括阿巴拉契亚、老西南、奥扎克高地,居住信仰洗礼派的老族裔;南加州,主要是拉丁裔、犹太裔群体。

这七个文化地域之间有着明显的文化心理差别,但是也能明显看出传统文化地域的影响。殖民地时期受到民俗影响而建立起的维护社会秩序、惩治暴力的制度,决定了美利坚不同文化地域的自由与暴力的形式和程度,并在三个多世纪后仍影响了今天美国社会文化,尽管人口的民族构成、宗教信仰和性别观念等都发生了巨变。这期间,虽然社会制度、政府组织形式、经济生产方式、思想意识形态等发生了深刻转变,但是地域文化在动态变化中延续了传统,有些甚至以制度、统治或武力等方式确定下来。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新英格兰求爱仪式有双重目的——把长辈的紧密跟踪和年轻人的自由选择结合起来。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新英格兰人发明了求爱棒,一根六到八英尺长的中空管,两头都有扇状开口。新英格兰一位古董专家在一个多世纪前写道:“在全家面前,两位爱人手持这个制造爱的电话筒,坐在火炉的两边。一支这样的棍子还完好地保存在马萨诸塞的朗梅多(Long Meadow)。”

费舍尔借《阿尔比恩的种子》一书,通过考察历史中相对稳定的民俗因素,从而揭示美利坚不同文化地域自由方式和暴力程度差异的根源。自19世纪历史学学科建立起,职业历史学家先后从三种路径出发,探究美利坚文明起源的问题,也是这部巨着的中心问题。以赫伯特·巴克斯特·亚当斯(Herbert Baxter Adams)为代表的第一代职业史学家借用生物学概念提出了“生源论”(Germ Theory),认为美利坚文化和自由制度源于欧洲,尤其是日耳曼森林中所孕育的种种因素跨越大西洋,在北美生根发芽。

随着美国爱国主义、例外主义和国族主义情绪的高涨,在20世纪初,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Frederick Jackson Turner)将美利坚自由制度的起源地挪到了北美大陆,其“边疆假说”(frontier thesis)强调广阔的西部边疆是美利坚文明的滥觞,被美国学界和民众广泛接受。在20世纪中叶,深受战争的冲击和冷战初期意识形态的影响,美国学者跳出窠臼,从社会维度重新考察美利坚文明的起源,从伯纳德·贝林(Bernard Bailyn)起,开始从移民和族群多元化的角度研究美利坚自愿社会的起源,通过各种“移民模型”解释自己祖先和传统。社会史一统天下的局面在20世纪70年代随着新文化史的兴起而被打破了,学者们通过跨学科的方法和长时段的研究,从文化的角度重新审视过去的研究题材。费舍尔即在“生源论”的基础上,综合了“边疆假说”和移民理论的方法,通过人类学中民俗学的概念,强调英国在美利坚文明起源中的重要作用,是为一种“新生源论”。

诚如美国着名历史学家卡罗尔·史密斯、罗森堡(Carroll Smith-Rosenberg)在《这暴力的帝国:美利坚国族身份的起源》(This Violent Empire: The Birth of an American National Identity)中所观察到的,美国既是一个开放的社会,欢迎多样性、讲求平等,强调人民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另一方面,它又是一个白人共和国,不允许其他人破坏其严密的边界。费舍尔在书中多次借不同时期的旅行者之口强调,尽管都来自英帝国,美国不同文化地域之间差异巨大,甚至比欧洲不同国家之间的差异性还要大得多。在2005年出版的《两种自由:美国建国建理念的历史视角》(Liberty and Freedom: A Visual History of America’s Founding Idea)一书中,费舍尔继续从文化史的视角出发,以自由观念为主线,深化了对自殖民地建立至今美国社会文化的研究,让人更好理解美国今天社会中突出的暴力和自由特征的由来和演进。

来源|晶报《深港书评》

作者|刘雨君(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新民说知识分子书单

超级折扣购买好书

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美国枪击案频发的真正原因

学车本月排行

学车精选